有你,世界才更有趣!

夏之花

夏已来许久,前些时日曾下起连阴的雨,这雨也权是稍微缓和即将扑面而来的暑气。小暑已至,大暑招手。温情似火的太阳敞着胸怀毫不收敛的拥抱大地,实在有些过分。可谓是“小暑过,一日热三分”。

“春生,夏长”。春,万物复苏、破土染绿;夏,千枝伸展、绚烂叠翠。这“绚烂”说的便是“夏之花”的绚丽多彩、 万紫千红。比起艺术,我更喜欢自然,喜欢这自然无私奉献的美。

《夏之花》

荷花

《夏之花》

荷花,又名莲花、水芙蓉。长年水生,叶盾圆形,花单生梗顶、高托水面。《诗经·国风》曾记载荷花。“山有扶苏,隰有荷华。”隰(xí),洼地。华,同“花”。

荷花的清纯和高洁常被人赞赏。宋有周敦颐的《爱莲说》“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!”荷花的美也时常喻人,特别是形容美好的女子。比如“出水芙蓉”,还有“亭亭玉立”、“玉洁冰清”、“步步莲花”抑或“移步生莲”等。李时珍也说芙蓉就是“敷布容艳之意”,司马相如把他的妻子卓文君比作是出水的芙蓉。

古人描写荷花的诗数不胜数,广为人熟的是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、“荷叶罗裙一色裁, 芙蓉向脸两边开 ”。而我独爱“叶上初阳干宿雨,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。”此等神理,只可意会,岂可言传。“惟有绿荷红菡萏,卷舒开合任天真”,荷花是红花绿叶相配,荷叶有卷有舒,荷花有开有合。“此花此叶常相映,翠减红衰愁杀人”,花与叶交相相映,又怎忍得叶落花谢,实在是令人惋惜。

除了诗人歌咏,也有很多古往今来墨客绘画,也是寄予荷花的高尚品格。 明有周之冕的《莲渚文禽图》,“没骨写叶,粉白勾花”。 陈红绶的《荷花鸳鸯图》,“敷色艳丽,精细圆润”。 清代有谢荪《红莲图册》,“本固枝荣,一品清廉”。

荷花是印度和越南的国花。也和佛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“莲花藏世界”。莲花是“报身佛所居之“净土”。可见莲花已成为佛教的象征。所以菩萨要垫以莲花为座。佛教中的莲花,包括了荷花和睡莲各种,大乘佛教的佛像座用荷花。

《夏之花》

圆明园的荷花特别多。七月正是开始赏荷花的时节。水上荷花是圆明园的夏季之魂。从南门迈入,进入绮春园,左走数十米,便看见一汪池水,池子的边上长出叶叶相连的荷叶,像一塘绵延的绿云,绿云的上面便伸出几只娇羞荷花。沿着路往北走,交叉路多,荷花也多,有荷花也有睡莲。高处的天、远处的山或柳,再近一些的水和成片的荷花荷叶,偶尔一座石桥,或穿梭而过的游船,集于一个画面,照片能留住的只是瞬间,亲身体会到的却是美不可言。

朋友说,你怎么喜欢拍一些未开的荷花。因为使我驻足的并为之惊愕的就是那样似开未开,欲语未语,待香未香的一株荷花啊。

向日葵

《夏之花》

向日葵,又名葵花、转日莲、向阳花,因其花常朝着太阳而得名。一年生草本,喜阳光。茎直,圆形多棱,叶互生,先端锐突,头状花序,单生顶端。

初夏,播种。“更无柳絮因风起,惟有葵花向日倾”,向日葵朝着阳光生长,它也被人们赋予“阳光,上进,美好,忠诚、爱慕”的象征。这句司马光的诗更是托物言志:我不是因风起舞的柳絮,随便附和;心就像葵花那样向着太阳,忠贞不贰。更有杜甫的“葵藿倾太阳,物性固莫夺”,以表忠诚。

提及到向日葵,就想起梵高的《向日葵》,这幅画算是人人可知。梵高用简练的笔法表现出植物形貌,充满了律动感及生命力。在梵高看来,向日葵象征着一种激情,更象征着一种生命的永存。梵高的向日葵似乎成为最具代表性的作品,它甚至成了艺术史上的一座丰碑。

《夏之花》

”最怜一点丹忱在,不为斜阳影便移“,向阳如葵。奥林匹克公园北园有一大块如海般的葵园,每年的六月末,七月初都是最佳赏花季。如若想看着这葵花海,就不要错过每年的赏花季,毕竟向日葵的花期不长。园中葵花种类繁多,名字少所见,倒没记住几个,从花色上看,有柠檬黄的、金黄的、亮黄的。从蕊上看,有黑褐色的、绿色的、黑色的。成片的向日葵沐浴在阳光下,个个伸着脑袋,风吹过,向来往的人儿摆了摆手,注目着、微笑着。

我时常在想:如果向日葵一直向着阳光,那早上的向日葵是如何把头从西扭到东?是猛地一下子吗?

石榴花

《夏之花》

”五月榴花照眼明, 枝间时见子初成“,石榴花应该是入夏以来最先看到的红花,至少要早于荷花和葵花。“只待绿荫芳树合,蕊珠如火一时开”,这如火般的花儿就是石榴花。

石榴花生于枝顶或叶腋,花萼钟形,肉质,先端6裂,表面光滑具腊质,橙红色。花瓣5~7枚。“一朵花开千叶红,开时又不借春风。若教移在香闺畔,定与佳人艳态同。”不管是以人比花,还是以花拟人,人花融一,说的就是一个“美”字。

《夏之花》

石榴喜阳,耐旱,耐寒。在北方的城市和农村都比较常见。在北京的很多公园里我都见过石榴花,观赏性的花,石榴花虽小,不过红的似火,在有的公园还是很容易被发现的。“谁家巧妇残针线,一撮生红熨不开”,是啊!熨不开的是藏在花萼里成簇的娇滴滴的石榴花。

说起石榴花,想起那粒粒饱满的石榴果,《河阳庭前安石榴赋有序》曰:“石榴者,天下之齐树,九州之名果也。”这石榴果之名果,那股久违的酸甜,让人垂涎欲滴。

石榴花的美也不仅如此,也与穿着石榴裙的美丽女子的俏丽动人、清新自然分不开。“眉黛夺将萱草色,红裙妒杀石榴花。”红的似火般的石榴裙,让人联想起杨贵妃酷爱石榴花和“拜倒在石榴裙下”的故事。“眉欺杨柳叶,裙妒石榴花”,好一个石榴花。

牵牛花

《夏之花》

牵牛花一年生缠绕草本,它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朝颜花。又因形似喇叭,有的地方也叫它喇叭花。 有首儿歌就唱的是“喇叭花像喇叭”。

“晓思欢欣晚思愁,绕篱萦架太娇柔。”晓,拂晓,夏秋的清晨卯时,牵牛花欢喜地开;晚,傍晚,花缩而萎,不免愁苦在心头。说牵牛花的秧娇柔一些也不为过,它的韧性的确比不过带刺的拉拉秧。

牵牛花花薄,易脱水,遇到太阳热烈的时候,不一会的功夫就萎缩枯焉,令人惋惜。牵牛花花没有明显的花瓣,但却有一条条的分割线排列开来。其花色众多,常见的有蓝、粉白、紫、桃红等。喇叭花的花色会因外界的气温、湿度和土壤的酸碱度而异。

《夏之花》

牵牛花生命顽强且生长迅速,叶圣陶先生曾被为它感叹和赞服。“前一晚只是绿豆般大一粒嫩头,早起看时,便已透出二三寸长的新条,缀一两张长满细白绒毛的小叶子,叶柄处是仅能辨认形状的小花蕾,而末梢又有了绿豆般大一粒嫩头。有时认着墙上斑剥痕想,明天未必便爬到那里吧;但出乎意外,明晨竟爬到了斑剥痕之上;好努力的一夜功夫!“生之力”不可得见;在这样小立静观的当儿,却默契了“生之力”了。渐渐地,浑忘意想,复何言说,只呆对着这一墙绿叶。”

牵牛花不怎么在城市的公园轻易露面,有也是在杂草丛生的地方缠绕着。牵牛花倒是在山野地头比较常见。其蔓顺着较高的野草往上爬,抑或铺在地上连成一片。俏皮的花儿每天都笑迎东起的太阳,并与夕阳作别。“篱落牵牛又著花,摘花心在鬓先华。”要是清晨碰见小院篱笆上爬满牵牛花,该不知有多美。

美人蕉

《夏之花》

美人蕉长的高,花生顶端。一眼望去煞是显眼。那未开的矛头状的花骨朵,聚拥成团,蓄力开放。“带雨红妆湿,迎风翠袖翻,欲知心不卷,迟暮独无言。”花开过,唇瓣披散着,迎着风,等待着什么。

美人蕉艳丽,有红色的,也有黄色的。我见过红色的美人蕉,花开正艳时远远望去宛如一串熊熊燃烧的火,近看却像是小姑娘头戴的蝴蝶结儿。正如李绅在《红蕉花》所写“红蕉花样炎方识,瘴水溪边色更深。叶满丛深殷似火,不惟烧眼更烧心。”红花似火,这红的花不止烧我的眼睛,更烧我的心。

《夏之花》

“不为烧眼更烧心”,这花红的确实有些突然。若只是注意到这火红的花瓣,也不足以展现美人蕉的貌美,还有那娇羞的花蕊和那一身碧绿的茎叶。赏花应如此,也不仅如此。

我不知道它为什么叫美人蕉。或许是因为花瓣薄如蝉翼的缘故,花瓣的尾部一齐向下无力地翻卷着,柔柔弱弱的样子,又如此娇媚,人见人怜。就像有句诗词写的这样“翠绿舒展大片叶,绯红欲卷半空霞。灿若美人争入眼,谁教此花色太浓。”

据说美人蕉是由佛祖脚趾所流出的血变成的。在阳光下,酷热的天气中盛开的美人蕉,让人感受到它强烈的存在意志,也为之敬畏。

鸡冠花

《夏之花》

喇叭花形似喇叭,鸡冠花状如鸡冠。这名字起的也真是好听得紧哩。鸡冠花的茎直立,分枝少,花立尖端,多且密。花序下窄上宽。上部就像一肉质的鸡冠。也有诗云:“秋光及物眼犹迷,著叶婆娑拟碧鸡。精采十分佯欲动,五更只欠一声啼。”

“亭亭高出竹篱间,露滴风吹血染乾。”从竹篱笆中挺着身子探着头的,红的如血的鸡冠花煞是光彩夺目。鸡冠花花期比较长,从夏日炎炎到秋风瑟瑟。这才有了“一枝秾艳对秋光,露滴风摇倚砌傍。”

《夏之花》

小的时候,在家乡看到过鸡冠花。大的花帽有一个巴掌那么大。立于枝头,像一只傲首的大公鸡,迎着东边的朝阳像是在破晓歌唱。鸡冠花开得好,却闻不到香味,其实只有花美就足以立于众花丛中。鸡冠上长满这细细的“绒毛”,手感极佳。再往里拨开一点,里面包裹着黑色的小种子,也甚是可爱。

鸡冠花开都能开出爱你的形状。她爱的是滋养它的大地和给于它阳光雨露的天空。一撮撮的花序彼此偎依,这么美的花,除了欣赏赞叹,还能多说些什么呢?

夏花争先斗艳,除了刚才说的那些夏花外还有很多。比如:“冰姿素淡广寒女,雪魂轻盈姑射仙”的茉莉;“花似鹿葱还耐久,叶如芍药不多深”的百合;“有此倾城好颜色,天教晚发赛诸花”的牡丹;……

花的好也要有叶的美,浓的酒也要配淡的茶。细细数来这夏花无数,不管是闲步公园,还是路过小巷,抑或田间山野,这夏花随处惹眼。当然除了广为人知的一些,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花,也在烈日下静静开放,管你欣不欣赏。

《夏之花》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